公司新闻

稳就业和稳增长需要停止拆违“一刀切”

来源:   作者:   时间:2019-10-16  浏览:

  只有城乡居民,特别是农村扩大创业,增加就业,才能实现其收入水平的提高,才能使其消费工业品有日益增强的支付能力。

  一、创业就业对稳定增长的至关重要性

  近多年来,由于制造业转移、技术进步替代和产能过剩,贸易博弈冲击,一些城市市容建设整治,城乡创业和就业受到了波及。影响创业、就业和回乡等人数最保守估计也在3000万。2006年中国出口额占GDP的36%。而近多年,贸易保护主义兴起,发展中国家间向发达国家出口竞争加剧,发达国家再工业化吸引制造业回流等,2018年我们出口占GDP份额下降到了18%,同时工业产能过剩11.1万亿元。

  从2018年城乡居民收入看,人均可支配收入43388元左右的近5.9亿城镇户籍居民,其收入水平提高的服务业消费需求弹性大,工业品弹性小;人均可支配收入23035元左右在城镇常住的2.3亿农民工等人口,以及人均可支配收入14617左右的5.7农村常住人口,他们收入水平提高的工业品消费需求弹性较大。

  但是,只有城乡居民,特别是农村扩大创业,增加就业,才能实现其收入水平的提高,才能使其消费工业品有日益增强的支付能力。稳创业就业,才能稳居民收入,才能稳消费,才能吸纳和化解工业产能过剩,才能稳定并促进经济增长。这是一个“创业就业—居民收入—工业品消费—稳定产出”的国民经济良性循环和稳定增长的过程。

  二、需要深刻认清拆违和环保“一刀切”的成因

  近些年来,一些地方个别贪腐分子在生态环保区域建设别墅享用,还有的地方个别人员用农业大棚掩盖在耕地上盖的别墅,严重违法违规违纪。中央领导批示予以处理,完全正确。毋容置疑,中央主要领导一直在强调,就业优先,民生为重,稳收入、稳消费、稳增长;反对形式主义,禁止搞“一刀切”和“扩大化”,防止简单粗暴工作方式。这是我们党一贯的执政理念,是经济发展的重大战略,也是近几年应对国内外复杂经济形势的大政方针。如生态环境保护部,就多次和旗帜鲜明地重申反对环保“一刀切”和扩大化。

  然而,一些部门为了加强行政管制和扩大自己的权力而在办公室制定与实情不符的行动方案,有的部门为了强化所谓的“耕地管理”权威而大面积拆除各类农业大棚,一些方面为了显示“工作和权威”而设立繁多细碎重复的问责、检查、督导、审计…,一些部门和基层为了显示自己“正确”和层层将标准加码和范围扩大,一些领导为了显示自己的政绩许多地方还加码了拆违的指标和规模,一些干部为了表明“坚决执行”和“免责”而简单粗暴短时拆房拆棚,一些拆迁办为了降低拆迁成本而趁机不补偿强行拆除“违建”,一些地方为了获得建设用地指标和增加土地财政收入而扩大拆违,一些地方为了支持开发商让农民购买本区的商品住宅而拆农民所谓的“违建”宅院,…。各方面动机和“执行力”叠加,将环境整治和拆违“一刀切”和扩大化了。只有将这些成因清楚,加以总结、纠正和改革,才能防再次“一刀切”和扩大化于未然。

  三、损失多大有数才能加以高度重视

  这两年按照低中高估计,城市和城镇中封墙堵窗,整治小商铺、小餐饮、小服务店、小加工厂,拆除农贸、建材、服装和小商品市场等,加上农村乡镇中,对农民农家乐、客栈、小加工厂,以及农业特色产品、休闲观光大棚等“一刀切”拆除,城乡这次“一刀切”因拆除而关停了大量的中小微企业。

  中小微企业损失:灭失关停总共估计中数在480万个左右,最少也可能在260万个左右,而最多可能高达710万个。就业损失:减少了1160万到2000万个左右工作岗位。损失的居民收入(主要是农民工和农村居民的收入):低3480亿元,中数在6000亿元,与2018年经济总量比,占GDP的低0.39%和高0.7%。损失的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为2018年居民总消费规模27.65万亿元的低1.26和中1.8个百分点,分别损失为3484亿元或者4977亿元。这还不算城乡业主的投资和创业收入及其消费。经济增长损失:除了这部分劳动损失,再加资本产出损失等,为GDP的低0.6和中1个百分点左右。

  我们一年真减20000亿税费,获得的增长潜能也就是0.425%左右。假使年初就全面开打贸易战,中国2019年GDP损失也就1.1个百分点。如果“一刀切”和扩大化的拆违继续下去,二者相加,内外造成经济增长2个百分点以上的损失,那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可就太沉重了。

  一些地方,强拆正在居住的住宅,甚至仅有一套用于生活的住宅建筑也竟敢拆除。“一刀切”扩大化拆违,不仅影响了就业、收入和经济增长,甚至波及到一些群众的民生。需要指出的是,民生不稳,则社会难稳。

  四、立即停止“一刀切”和扩大化拆违的四项建议

  首先,加大人社、工商和民政对地方政府在企业数量、创业程度和失业水平方面的绩效和损失考核,建立民众创业、失业和收入方面的问责,与资源环保问责相互平衡和制约。需要思考的是,将耕地环境等保护片面化和绝对化,搞得没有企业和养殖了,城乡居民和农民不能创业就业,收入减少,消费收缩,造成经济下行,这样的资源保护和孤山穷水又有什么意义呢?

  其次,确认和保护城乡居民的住所、土地、厂房和其他设施财产权,只要有政府有关批准文件而建的,不能简单以另一个部门或者新法,就强行简单拆除。特别是一些污染并不严重,排放可以整改,土地占用并没有影响食粮生产而搞活了创业、增加了就业、致富了农民,以及居民正在居住生活的手续不全的住宅,这样的“违建”不应当拆除。需要拆除的,政府应当与涉事企业和居民,平等协商,合理补偿和赔偿,合法拆除;双方在认知和经济上有纠纷的,涉事企业和居民有权向法院提起诉讼,考虑到管辖地行政强势,应当成立巡回法院和异地法院报案和受理。

  再次,承认和扩大农民在自己土地上建设的权力。需要认清的是,与城市居民创业有技术、知识、资本等要素优势不一样的是,农村创业最有比较优势的要素就是土地。如果将农民在土地上的干点事都堵死了,光靠种粮食蔬菜,光靠去城市务工,根本就不可能富裕起来。如日本、韩国和台湾一样,应当深化农村土地改革,鼓励农民以地为本创业投资,允许农民在自己的土地上建设小加工厂、餐馆、客栈、加油站、大棚、仓库、禽畜场。当地村集体和最基层政府,要及时和超前规划。

  五、无论何种理由,不影响粮食安全和生态环境的,居民仅有正在居住的住所,一般不予拆除。确需拆除的,当地政府在经济上进行一定的赔偿,并提供同样水平和条件的住宅进行安置。

下一篇:没有了